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当前位置:

首页 >> 墨涵说.我说



墨涵说.我说


夹在书页里的时光

[ 信息发布:本站 | 发布时间:2016-11-15 | 浏览:225次 ]

文 / 赵科利

壹. 签 名

飞龙走凤,桀骜不驯的签名,是我的第二张脸,这张脸要比第一张脸风光若干倍。

在陌生的课堂,我会把签名当作奖赏,在课前吊足他们的胃口,且以周杰伦自居。不对称的形象,有了明星的家当,身价陡增。课下,他们会喊着周杰伦,索要我的签名,感觉自己就是一只披着狼皮的羊,可恶又可爱。

签名是早年上学的时候练就的,老师在上面讲,我在下面记,在老师眼里我大概是最认真的一个,不停的写啊写,似在记录老师的句句真金。老师做梦都想不到,这个专心致志的学生,他不是在记录老师的授课,而是在天马行空的大练笔。桌上铺的报纸、作业本的正反面,全爬满了随性而为的大小文字。

以这样的行为,逃避课堂,逃避乏味的灌输,是那些年的习惯动作。清静了耳朵,成就了一种叫书法的东西。那些在课堂被解剖的体无完肤的文章,在课外,体面地坐在我对面,我闻她的墨香,听她的呼吸,在彼此的尊重里,感同身受,默然陶醉。

看完一篇文章或一本书,会在书页的空白处留下一些字迹,留下最多的是对当时时间和天气的记录,如“1989.4.22 21:32 晴 ”等等。阴晴雨雪,清晨黄昏,在天气和时间的交点上,我把自己夹在了书页里,想长生不老。惜念光阴之心,淡而不浓,如夏日吹来的一股凉风,清爽宜人。只是想留下。

那些留着自己字迹的书籍,被时间的河水冲进了汪洋大海,一本都找不到。就算找到了,也找不回那段夹在书页里的时光。

电脑用多了,提起笔,就像得了健忘症,口边的字就是想不起来怎么写。签名就不一样了,信手拈来,轻车熟路。偶尔会在签名的时候想起写在书页里的时间,还有那些好时光。

贰. 相 片

女儿10岁,个头高了,肉肉多了。

客厅里的茶几抽屉,是女儿牙牙学语时的百宝箱,翻得不过瘾时,她会一屁股坐在抽屉里,借着天时地利人和,将抽屉翻个底朝天。现在,还是这个抽屉,就是放女儿的臭脚丫进去都免为其难。

不可想象女儿曾经可以轻而易举的坐在这么小的抽屉里。

忽然觉得女儿就是一个变形金刚,年年都在变,变得让我想不起她小时候的模样。

这些相片,如同我夹在书页里的时光,既近,又远……

---于2011年6月1日12:30--13:20 多云